首页 甘肃 国内 国际 视频 体育 娱乐 时评 军事 女性 论坛  
 
新闻热线:0931-8151739  投稿邮箱:mrgstx@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政务 > 政务要闻 正文

血色景泰

2016-08-26 17:47 来源: 白银日报  

  卢昌随

  景泰,丝绸古道上一颗璀璨的明珠,亘古不息的黄河穿流而过,巍峨雄伟的长城横贯东西。境内古堡、石窟、烽燧、岩画神秘悠远。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四方面军强渡黄河,抵达景泰,为苍茫的景泰大地涂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黄河文化、丝路文化、长城文化、红色文化交相辉映。

  一条山战役纪念馆

  芦阳镇双龙寺徐向前、程世才、李先念的指挥部

  一、智取尾泉村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在会宁胜利会师。结束了中国革命史上两万五千里长征。

  同月下旬,红四方面军奉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的命令,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

  10月24日夜,黄河咆哮,怒涛拍岸。靖远虎豹口,枪炮声大作,羊皮筏子、木船、木排子齐发,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巧设疑兵,摧毁马家军河防阵地,突破黄河天险。随后四方面军所辖的30军、9军、5军、妇女独立团、教导团、骑兵师及总部等21800余人,渡过滔滔黄河。

  四方面军渡河后,首战吴家川,告捷后于10月28日晨兵临尾泉崖。

  尾泉,位于景泰东南,是景泰通往靖远的要道。村东的石崖,天然屏障,扼守着村口。至今,石崖上马家军强迫老百姓深挖的战壕和高筑的碉堡,清晰可辨。马家军以逸待劳,堵截红军。红30军89师兵分两路,267团在张明伦带领下智取推磨湾,突袭尾泉崖;268团在林英俭指挥下,绕道村后沟出奇兵攻击村中马家军,马家军仓惶应战溃败西逃。

  二、运筹赵家水

  10月29日,四方面军指挥部抵达西番窑(三合村),在此召开群众大会,徐向前在大会上作动员讲话。10月30日,四方面军指挥部进驻赵家水。

  赵家水,中泉镇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由于1936年10月30日四方面军总部的进驻和西路军的组建而从此闻名。

  村中周遵武家的小院,是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和政委陈昌浩的指挥部,一份份电报,一道道命令,从这里收进和飞出,发电机的“嗡嗡”声和发报机的“滴滴”声,汇成了一支和谐的山乡交响曲。这座普普通通的北方山村的小院,成了四方面军高级将领运筹帷幄、指挥千军万马的中心枢纽。

  周遵武家南约50米的一处民居,民居的主人叫何宝文。当年,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后改称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团部设在何家,团长王泉媛和政委吴富莲住在这里。“出山顶”的棋盘门和“虎张口”的花格窗户,默默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和与两位红军女将领的难解情缘。

  村子东面的南山脚下,分布着七孔坐南朝北的土窑洞,这是四方面军利用村民窑洞改建成兵工厂的遗址。在这里,红军战士利用简陋的设备制造杀敌武器,供给前方。兵工厂东面两处坐东朝西的窑洞,是红军战士的宿营处。

  三、和谈锁罕堡

  尾泉战斗后,马禄骑兵残部600余人逃往兴泉的锁罕堡(兴泉堡),红军乘胜追击,于31日包围了锁罕堡。下午,红9军25师赶到,接替30军围困堡子。

  据响水90岁老人卢昌福回忆说:我的大舅周世英经常向我们说起红军的事。

  红军到达兴泉时,天气已经很冷了,而战士们还穿着单衣和麻鞋。当地的群众拿出棉袄和社火会用来表演的那些花花绿绿的服装让战士们穿,战士们把这些服装裹在身上,然后套上他们的军装,勉强御寒。另外,有的战士用刺刀把羊毛毡旋一个洞,套在脖子上,在腰里系上一根细绳,用来防寒。吃的是面糊糊、拌汤和小米稀饭。

  卢昌福眼含泪花地说道,最让我大舅周世英难忘的是:红军包围了堡子时,有一个年轻战士向堡子里喊话:“里面的人听着,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们要联合起来共同打日本侵略者,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喊了几遍,忽然一声枪响,喊话的战士中枪了。

  卢昌福老人拭了拭眼角的泪珠,继续说道,战士牺牲后,部队向群众购买棺材盛敛,当时我的姥爷周万镒有一口老房(即棺材),我的姑爷(谈嘉林的父亲)正好看护家院,他和我大舅周世英征得姥爷的同意,将老房捐了出来,但是,部队硬是付了钱,就这样盛敛了红军战士的遗体;并与其他乡亲一道,把战士的遗体埋在锁罕堡东面约150米的地方。

  11月1日,9军军部向被围马禄送去一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信函,阐明红军联合抗日主张,奸诈的马禄面对红军包围,派出代表虚与谈和,以待救援。后来,当他得知解围的马匪军被25师一部和妇女独立团阻截在狼叫山时,无法救援,马禄才“和谈”。他向红军献出部分粮食、服装和弹药,红军网开一面,解决马家军人马的饮水问题。为了顾全大局,促成西北抗日统一战线的形成,四方面军总部同意马禄撤兵凉州,红9军集合司号兵吹奏军乐,欢送马家军。

  四、坐镇双龙寺

  双龙寺,又名碧云寺,位于景泰县城东8公里处,西南约6里处为一条山村。始建于清嘉庆年间,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重修。

  1936年10月31日,30军军部进驻双龙寺,设前敌指挥部,程世才、李先念住寺内,指挥了芦塘城攻坚、城北墩、西林、芳草等战斗。后来,徐向前亲临寺中,坐镇指挥了著名的“一条山血战”。

  双龙寺东面约一里处为拉牌湾,天然石拉牌较多,此地大多数人住在拉牌里。郭志胜家的拉牌,比较宽敞整洁,经协商,住进了一位首长和警卫人员(据考证,首长为后来的西路军政治部主任李卓然,他随30军行动)。首长平易近人,待人亲切,问长问短,了解当地情况。

  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弘扬红军精神。2010年8月,芦阳镇在寺内建成了30军纪念室。

  五、攻坚大芦塘

  大芦塘,即芦阳,时为景泰县城,今为芦阳镇所在地。敌河防前线总指挥马廷祥及总部驻扎县城。红军渡河前,马廷祥强迫老百姓在城外修筑碉堡,深挖护城壕,拱卫县城。并且加固城墙,在城头堆积大量石块,用沙包堵塞城门;搜集老百姓灯笼,张挂在城头四周,夜间宛如白昼。重兵把守,严加防范。

  10月31日晚,30军89师一部,88师263团从一条山、蓆滩、双龙寺出发,攻打大芦塘。红军首先占领了城外碉堡和高地,从东南角和西南角发起进攻。红军战士抬着用树枝扎绑的简易云梯攻城,敌人用机枪疯狂扫射,用石块凶猛乱砸,凶残的马廷祥强逼老百姓在城头上当盾牌,致使红军的火力不能充分发挥作用。此时,88师263团三营八连二排排长李求请求组成“敢死队”,李求带领五班战士在机枪掩护下攻上东南角城墙,敌河防前线总指挥马廷祥惊恐万状,下死命令集中火力,疯狂扫射,“敢死队”成员和排长李求30多人壮烈牺牲。激战大半夜,红军很难克城,根据当时战斗情况,总部命令撤出战斗。

  六、血战一条山

  一条山位于景泰县中部平原区中心,为全县交通枢纽,历史上为内蒙古阿拉善左旗察汗盐集散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10月31日,红30军一部四面出击,相继占领杨生财家的堡子和盐务局大院,基本控制一条山村。并由88师师长熊厚发率一个团,89师师长邵烈坤率两个团驻守,而敌马进昌部溃退到村子北侧的一个堡子里,负隅顽抗。30军政治部主任李天焕带领机关工作人员驻守在一条山南约一里的秀水村。

  当时,蒋介石委任马步芳为西北“剿共”第二防区司令,统一指挥第二军和骑五师。马步芳派前线总指挥马元海率两个骑兵旅及西宁鲁沙尔、湟源等县民团1万余人,日夜兼程,驰援一条山。被围困的马廷祥虚与谈和,以待援兵。11月2日,马元海率青海援军会合当地马家军向一条山阵地发起疯狂反扑。守卫一条山的30军一部,在村口要道挖下沟壕、埋设地雷,在院墙上掏开枪眼,用木箱木柜装上土石作掩体,英勇反击。

  一条山村西北角有一座清真寺,由88师一个营控制,以堵截马家军外逃。马元海命令马步銮团向清真寺猛冲,红军奋力拼杀,战斗异常激烈,直至双方短兵相接,格斗肉搏,红军终因寡不敌众,丢失清真寺。3日,马元海以3个骑兵旅,2个步兵旅,在强大炮火掩护下,步骑交加,从西南到西北形成扇形攻势,猛攻一条山。一条山红军虽只有3个团的兵力,但是全体战士在熊厚发、邵烈坤师长的指挥下,士气高昂,英勇反击,打退了马元海部多次进攻,守住了阵地。

  马元海进攻一条山受挫后,又围攻三十军政治部驻地秀水村。政治部机关除干部、宣传员和勤杂人员外,真正能战斗的只有一个警卫连(两个步兵排,一个手枪排),而进攻之敌约有1500人,情况十分危急。政治部主任李天焕沉着指挥,男女战士齐上阵,激战持续一天,击退敌滚动式进攻。傍晚,红军弹药奇缺,正准备用木棒、大刀与敌肉搏时,熊厚发师长率部分红军杀出一条山重围,赶到秀水村增援,马部受到内外夹击,四处奔逃。接着红军乘胜转战一条山阵地。邵烈坤师长负伤后仍坚持战斗,红军士气高昂,以一抵十,给马元海部以沉重打击。

  一条山战斗,是红军渡河后同马步青、马步芳军进行的第一次大较量,以敌失败而告终。此战历经3昼夜,歼敌2000余人,击毙敌河防前线总指挥马廷祥,击伤敌团长马林和营长马登云、马元。红军伤亡900多人,再一次创造了以少胜多的战争奇迹,史称“一条山血战”。因此,历史研究者把西路军在景泰的十多次战斗统称为一条山战役。

  七、大捷大拉牌

  大拉牌,今大安村,位于景泰西南部,昔为景泰通往永登和兰州的旱码头。

  11月1日,9军进驻福禄水,军部设在闫家堡子,副总指挥王树声随9军行动,9军25师驻守锁罕堡,27师驻守大拉牌。

  11月4日,敌青海援兵马全义部和驻扎永登的马呈祥的手枪团5000余人,在三架飞机的助战下,直奔大拉牌。敌人的骑兵在南,步兵在北,在山炮、机枪和飞机的掩护下,向红军驻地刘家大院、雷家大院、骆驼店、学校和粮站进攻,27师红军战士英勇反击。危急时刻,驻福禄水与锁罕堡的25师增援部队赶到。红军内外夹击,敌人全线崩溃,逃出大拉牌,窜入雷家峡,其余路口被红军封死。雷家峡在大拉牌西约一公里处,9军一部利用雷家峡有利地势,潜伏待命,居高临下狙击敌人。仓皇逃窜的敌骑兵、步兵混在一起,前堵后拥,相互踩踏,狼狈不堪。马全义、马呈祥逃入镇虏堡后抱头号哭,相互指责。

  大拉牌一战,歼敌500余,俘敌100余人,缴获山炮2门,机枪数挺。11月5日,徐向前、陈昌浩向全军发出了《大拉牌战斗胜利捷报》。捷报称:“……我部以五个营之少数击溃敌步、骑五千余众。血战终日,卒获全胜,实可为全军之楷模,望各(部)深入动员,学习这一楷模战术,争取比赛灭敌。”红军战士与当地群众敲锣打鼓,庆祝胜利。

  八、攻占五佛寺

  五佛寺在景泰东北部的黄河之滨。因黄河西岸有开凿于北魏时代的沿寺(又名五佛寺)而得名。是景泰的鱼米之乡,有景泰通往靖远和宁夏的重要渡口。马家军在此设有河防,从车木峡到红柳沟口二十多公里的河岸上,修有战壕碉堡等工事。

  10月31日,为控制黄河五佛段上的渡口,便于后续部队渡河,30军军长程世才、政委李先念率领88师267、268团,由芦阳蓆滩的双龙寺出发,经城北墩梁,过响水村北的咬牙沟与翻越米山路过响水的另一部红军会合,向五佛挺进。部队行至五佛的红鼻梁时,被敌哨兵发现,哨兵开枪报信后向兴水逃跑。红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兵临兴水杨家桥。在杨家桥与守敌祁明山旅一部和马鸿逵的骑兵团激战,将敌击溃,残部逃至泰和堡。红军进驻西源、老湾,控制了黄河五佛段上的渡口。

  红军抵达西源、老湾时受到了群众的热烈欢迎。李宗涛等当地开明人士在村中显眼的墙壁上用红土书写了“欢迎抗日救国的红军”等标语。

  九、成立抗促会

  红军进驻西源、老湾后,书写标语、表演节目、集会演讲、访贫问苦,进行抗日宣传活动,教育群众,发动群众,并为群众扫院担水,送药治病。因受马家军反动宣传而害怕红军、躲避红军的群众,逐渐认识到红军是救国救民的军队,是劳苦大众的救星,是自己的亲人,支援红军的热情骤然高涨。红军首长因势利导,召集开明人士进行座谈,更加深入地了解当地情况。

  11月1日,在老湾村安家门前的果树园召开群众大会,大会由四方面军政治部军人工作部部长黄火青主持,李先念作了动员讲话,成立了“五佛抗日促进委员会”。委员会由九人组成,李宗涛任主席、张世权任副主席,张世昌、安立昌、宋永俊、田恩厚、沈农林、沈遂林、韦秉相为委员,这是河西地区第一个群众性抗日组织。抗促会办公室设在李贵连家的堂屋,李贵连家的大门上张贴着红军首长(据考证:首长为西路军宣传部部长刘瑞龙)书写的对联:“抗日志士请进来,卖国汉奸滚出去”。大门上方正中悬挂着四个大字是“联盟抗日”。进了堂屋,显眼位置张挂着毛笔书写的共产党抗日救国的主张。

  抗促会成立后,积极协助红军广泛宣传,扶贫济困,发动群众,惩治土豪劣绅。捐粮食10万余斤,生猪百余头,银元1400多块,还有药物、土布等急需物品,此外,打造了渡河的船只和羊皮筏子。

  红军将祁明山旅一部包围于泰和堡,围而不打,不断地喊话:“我们都是中国人,国难当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联合起来打日本,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后经谈判,马家军于11月3日撤离泰和堡,经冬青沟、营盘水逃至武威。

  虽然,红军在景泰征战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但是,他们宣传马列主义和共产党抗日救国的主张,为景泰地区播下了革命火种。同时,他们为了信仰不怕牺牲、勇往直前的精神,深深地植根于广袤的景泰大地之中,为景泰人民抗战、革命和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十、组建西路军

  正当红四方面军在景泰征战之际,河东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蒋介石处理完两广事件后,飞抵西安,做出部署。第一、强逼杨虎城西北军、张学良东北军向红军进攻;第二、电令宁夏马鸿逵调大批部队到中卫、定远营一带加固工事;第三、任命马步芳为第二防区兼第五纵队司令官,同甘肃、青海马家军,全力应对红军;第四、命令嫡系部队胡宗南、王钧、毛炳文、关麟征从南向北逼近,占领西兰大道,并继续向北推进。此时,红军处在了南北两敌夹击极为不利的形势之下。

  11月3日,共产国际电示中共中央,军事物资援助改由从新疆方向提供,《宁夏战役计划》无法实施,决定暂时放弃《宁夏战役计划》;并在11月8日拟定的《作战新计划》中明确规定:“徐、陈所部组成西路军,以在河西创立根据地,直接打通远方(苏联)为任务,准备以一年完成之。”此时,西路军实体在景泰已经形成。

  十一、血染新墩湾

  新墩湾,景泰县寺滩乡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与武威的古浪、天祝接壤。三面环山,村北有一条沙沟与外界相通,出了沙沟向西北可到达古浪的一座磨;村南是陡峭的四娘娘岘,翻过四娘娘岘可进入天祝的囊寺,即现在的藏民新村。

  新墩湾的村民善良淳朴,他们种着贫瘠的山坡地,同时养有羊只,靠天吃饭,在这块土地上平静地生活着。谁也不曾想到80年前的一场屠杀,把这个不起眼的小山村与中国革命联系到一起。

  西路军的第9军到达新墩湾的时候,国民党的飞机投下了两颗炸弹,一颗落在了山坡上,一颗落在了羊棚中,爆炸引起了大火。

  为了便于急行军和打硬仗,部队撤离时决定把50多名沿途作战受重伤的人员留在新墩湾救治,待伤情好转后归队。当地村民为不暴露目标,把伤员分成两部分藏了起来,一部分藏在王自英家的草园子里,这里比较隐蔽和暖和些,还有一部分藏在四娘娘岘的羊圈里。

  当大部队离开新墩湾后,马家军的骑兵赶到了,寒风呼号,马刀飞舞。他们搜查到了伤员,把伤员连拖带拉地集中到村中的一块打麦场上示众,然后残忍地杀害了这些重伤在身的西路军战士。并威胁村民如再救助红军,格杀勿论,随后扬长而去,继续追杀。

  鲜血在山坡上流淌,泪水在村民的脸上流淌,整个山村沉浸在莫大的悲痛之中。

  新墩湾闫姓是大户。三房头的族人闫正新、闫正中和四房头的族人闫正明、闫正殷家各出了一套木轱辘铁车,在大房头的族人闫正礼、闫正乐,五房头族人闫正家和其他村民如王自英的帮助下,把战士的遗体用铁车一趟一趟地运到村北口的广浪坡掩埋。

  此后,每年的清明和十月初一,村民都要面向北边,献供品烧纸钱,祭奠这些为穷苦百姓谋幸福而牺牲的年轻战士们。

  十二、洒泪别景泰

  11月9日下午,西路军奉中央命令,分三路纵队由景泰出发陆续向河西挺进。西路军广大将士,与景泰人民依依惜别,洒泪撤离。

  红30军为第一纵队,于锁罕堡集结后,直奔寺滩,一部沿昌林山南麓,过三道埫、白茨水,穿越大砂河进入古浪的新堡子,继续西行,过蒿沟岘、下川、裴家营胜利抵达大靖。另一部向北入大小魔鬼峡直达三眼井,过小营盘水、骆驼水,然后,再兵分两路,一路到红墩子、红水堡;另一路从井子沟到达牦牛圈。在古浪大岭与前一路会合,然后奔向裴家营,抵达大靖。

  红9军和直属机关为第二纵队,分三路行军。第一路从福禄水出发,过拉牌水、红岘到达峡儿水。第二路从大拉牌出发,过大干沟、东井、双墩、正路、黄崖到红岘,与前一路会合,然后抵达峡儿水。会合后又兵分两路,一路北上新墩湾,进入古浪一座磨,过干沟口到达干城;一路从峡门进入天祝囊寺,翻越松山,抵达干城。第三路穿过大安雷家峡到正路的黄崖,过三墩、川口、大滩、石井,抵达兔窝,在兔窝稍作休息,然后直奔三县(景泰、天祝、永登)交界的长山河。之后,向西北行军,穿越松山,奔向古浪的干城。

  红5军随30军一部为第三纵队,从永泰、寺滩、三道埫、白茨水穿越官拉牌沟到达古浪的王家沟,继续西行过中川、下川、裴家营抵达大靖。

  十三、风雪西征路

  河西战斗中,由于地势平坦、气候严寒,致使红军的游击战术不能充分发挥;此外人烟稀少、粮食紧缺、弹药奇缺、敌众我寡等问题的凸显;再加上,为了顾全大局,策应河东形势,西进东返,一波三折,迟滞行军,导致战事进行的极为不利。因此,在古浪、四十里铺、临泽梨园口、倪家营、高台战斗中损伤惨重。

  经过5个月艰苦的河西征战,两万多名将士,为了打通国际线路,策应河东红军,策应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其中7000多人阵亡,9000多人被俘。

  1937年3月14日,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在石窝召开最后一次会议,会议决定:第一、徐向前、陈昌浩相机前往延安向中央汇报;第二、成立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由李卓然、李先念、李特、曾传六、王树声、程世才、黄超、熊国炳8人组成,李卓然负责政治领导、李先念负责军事指挥;第三、剩余人员编成左中右三个支队进行活动。

  李卓然、李先念率30军余部1200多人的左支队于当晚从石窝出发,辗转作战,3天后向西行动,进入了亘古以来终年积雪荒无人烟的祁连山腹地,开始了人类历史上罕有的艰苦穿行……王树声支队和张荣、毕占云支队先后在马场滩、康隆寺迂回阻敌,有效掩护李卓然、李先念支队西进。

  “苍天做纸祁连做笔,英雄折戟写就民族大义。”1937年5月1日,西路军西行支队400余人历经千辛万苦抵达甘新交界的星星峡。从景泰到星星峡的直线距离1200公里,李先念率领的西行支队历经西进东返、一波三折、深入祁连腹地共行进了4700余公里。由从共产国际代表团回国任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的陈云、滕代远奉命到星星峡迎接西行支队进疆。陈云勉励大家:“革命斗争有胜利也有失败,只要我们保存下革命的有生力量,今后我们就会发展壮大起来”。

  景泰作为西路军的首战地、组建地和出发地,永远被时代所铭记。

  景泰人民在西路军精神的激励下,满怀豪情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阔步前行。

  西路军精神永放光芒!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杨晨雨 ]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提供新闻线索关注民声315微信公众号。
 




 




 




 

3
1
5
 

相关新闻

  • 甘肃
  • 社会
  • 政务
  • 通讯员
  • 文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阅读推荐

论坛热帖

原创视频

原创热点

新一轮降水袭击甘肃局地有大雨
 

  刚刚过去的一周,我省大部阴雨笼罩。新的一周开始,雨水也将再次来袭,预计29日,全省自西向东有一次明显降水过程,局地有大雨。张掖以东需防范较大累积降水可能引发的中小河流洪水、山洪、地质灾害及城乡.......全文

专题策划

热门图片

甘肃市州新闻精选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法律顾问:高洁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单位:甘肃贺文龙律师事务所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陇ICP备0500034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